歡迎馬鞍山網! 網站地圖
,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評論 >

評論:康得新122億資金流到了P2P?

作者:admin   2019-06-06 11:34來源:網絡整理      

   【評論】康得新122億資金流到了P2P?

   記者 | 王立峰WLF

  違背了對上市公司忠實義務的高管們,面臨的可能還有刑事責任的處罰。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蘇州市公安局于5月12日晚發布公告,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T康得)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鐘玉被捕與康得新資金亂象密不可分。包括賬面122億現金在內的數據,會計師難以獲取充分適當審計證據,康得新2018年財報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

  經過交易所問詢,事件逐漸清晰,康得新賬面122億現金,實際被康得集團占用,但具體去向上市公司尚未公告。

  多個跡象顯示,被挪用的122億資金指向P2P平臺抱財網。筆者認為,康得集團很可能直接或者間接將從上市公司挪用的資金用于了P2P平臺,用于謀取私利。

  首先,股東層面。抱財網的投資主體是北京中聯創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中聯創投),其中匯鑫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持有10%股權。

評論:康得新122億資金流到了P2P?

  匯鑫國際的董事長是鐘凱,鐘凱是康得集團董事長鐘玉之子,曾在康得新任職,并擔任上市公司的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職務,2016年3月辭去上市公司相關職務。距離其辭職前的7個月,也就是2015年8月,匯鑫國際參投了中聯創投。

  而匯鑫國際的股東分別是康得投資集團以及一家境外企業永起投資有限公司,分別持股75%和25%。從高管以及股東來看,鐘玉是匯鑫國際的實際控制人,實際由其子鐘凱負責運營。匯鑫國際的主營業務是融資租賃,擔保、應收賬款保理等業務。

  這些信息意味著,匯鑫國際不僅從事金融類業務,如租賃,擔保、保理等,還通過參股中聯創投參與了P2P業務。

  其次,業務層面。

  在匯鑫國際參投中聯創投后,2015年9月,,鐘凱公開對媒體表示,不論康得新還是康得集團,對互聯網這種模式一直非常關注,因為互聯網確實改變了人和人之間、公司與客戶之間的關系,“抱財網是我們在市場上尋找到的迄今專注于P2P金融服務的公司,P2P作為一種新型的融資手段和資金來源平臺,這種新的互聯網模式是我們一直關注和研究的”。

  鑒于鐘凱擔任董事長的匯鑫國際持有抱財網10%的股權,參與經營并不存在障礙。從實際來看,抱財網個別項目也曾出現康得集團的身影。某科技公司的融資,由上海康得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康得保理)提供融資擔保。

  康得保理是康得集團的全資子公司,由鐘玉出任董事長,其經營范圍主要是保理業務,也就是為一些公司提供應收款的短期融資等,可以幫助企業盤活債權類資產,其經營范圍并未包含融資擔保業務,這意味著康得保理違規從事。根據2017年6月21日國務院頒布的《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設立融資性擔保機構,“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并“標明融資擔保字樣”。

評論:康得新122億資金流到了P2P?

  不管怎樣,鐘玉、康得集團與抱財網存在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業務往來,這個事實基本確定。既然存在業務往來,就很可能存在資金的往來。

  康得集團甚至可能為抱財網這個P2P平臺提供了不菲的資金,而資金來源正是康得集團以及上市公司康得新一直沒有說清楚去向的122億的一部分。

  當然,目前還不能下肯定的結論。但是,當再考慮另外幾個跡象的時候,可能會讓我們得到更為確定的結論。

  跡象之一是,掌握康得集團122億資金動向的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遲遲沒有公布具體細節。如果這122億資金目前還在康得集團的銀行賬面,或者真的流向了康得集團的碳纖維業務,某種程度上畢竟都還是康得集團內部的流轉(康得新是康得集團的重要聯營公司,持股24.05%)。

  之所以一直沒有公布,很可能意味著資金流向了不為人知的灰色領域。如果真的是這樣,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負責嚴重的失職責任,應該被追究法律責任。

  跡象之二是,康得集團的碳纖維業務進展并不順利。康得集團一直對外宣稱的康得碳谷,總投資額500億,其中,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本金140億,實繳資本只有42億。另外,旗下另外一家公司,康得碳谷實業(榮成)有限公司的注冊資本10億,實繳資本卻為零(下圖)。

評論:康得新122億資金流到了P2P?

  這個信息暗示,康得集團得碳纖維業務進展遲緩,而媒體對于康得新碳纖維的報道,也一直是宣傳其前景,鮮有涉及其具體進展,這意味著康得集團挪用全部122億現金用于碳纖維業務的概率大大下降。換句話說,很可能部分資金被挪用到了P2P平臺。

  跡象之三,抱財網與康得新、康得集團幾乎同時發生流動性問題。

  康得集團作為上市公司的大股東,旗下參控股公司32家,業務領域涵蓋碳纖維、融資租賃、商業保理、投資管理等業務。從被參控股的公司業務部分分布不難看出,不少都是高杠桿屬性的金融業務。

  這樣的業務容易受到流動性的沖擊。在2018年金融去杠桿,以及央行收緊貨幣政策的背景下,整個金融市場受到流動性的較大沖擊。從2018年年中開始,P2P平臺跑路、關閉等雷聲一直不斷,近去年7月這一個月,就有157家平臺暴雷。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抱財網從去年10月開始,就不斷有負面傳言,流動性出現困難。2018年7月15日,抱財網創始人王爾明、張志威、徐展勤聯合署名發布逾期公告。公告稱,目前,受宏觀經濟形勢、網貸行業整體負面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借款人還款意愿和還款能力下降,導致部分項目發生逾期,平臺出現短暫的陣痛期。

  恰好從去年三季度開始,上市公司康得新也出現了流動性風險。控股股東延期履行股份增持計劃、推遲募投項目建設進度、手握200億現金依然發債融資、手握現金卻無力償還到期債務等等。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抱財網累計借貸金額89.8億元,近8成項目逾期;以金額計算,整體金額逾期率近7成。

  抱財網出現流動性困難,與康得新以及大股東的不尋常表現恰好時間節點一致。這讓筆者進一步有理由確定康得集團挪用的現金被最終用于了P2P這一高風險業務。

  最后,筆者想提醒的是,康得集團之所以能夠大手筆挪用上市公司122億現金,應該不只是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鐘玉一個人所能做成。整個事件透露出的背后管理亂象最值得我們深思。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更多精彩熱圖

新聞

滾動

體育

評論

軍事

網站地圖

房產 社區 本地 博客 人才 國內 教育 國際 微博




Copyright 2008-2018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復制或建立鏡像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